和睿视角 Insights

行业聚焦 | 深度老龄化社会中,日本政府在居家照护体系中的探索与实践 2022-09-26

2021年日本内阁省发布了《2021老龄化社会白皮书》,根据统计2020年日本65岁以上人口数高达3619万人,占日本总人口的28.8%。在老龄化世界排榜上,日本一直名列前茅,稳居世界第一。不仅如此,根据《World Population Prospects: The 2012 Revision》进行的预测,2025年全球老龄化排行榜日本依旧是雷打不动,站稳全球老龄化排行榜榜首。

随着少子高龄化的进一步发展,日本政府面临了很多难题,如老年人口数逐年增加的同时劳动人口逐渐减少、医疗及护理人才不足、巨额社会保障费用的支出而导致财政赤字等,面临这么多的难题,日本政府开拓新思路那就是想尽一切办法提高人民的健康寿命。

注:以医疗、养老金、福祉等主,2020年社会保障费发放额高达132兆亿日元。


首先,从建设、运营环节,使建筑适合老年人的居住和健康安全。

其次,在外部环境改善上,从大城市到小商业街,全国各地掀起“打造老年人友好市町村”的风潮。不仅如此,热衷于做各种排名的日本当然也做了“适合老年人居住的城市排行榜”,评选要素主要从生活环境、休闲环境、交通便利性、安全性、福祉医疗环境五方面进行综合评分。有趣的排行榜也在一定程度上激励其他城市积极加速整顿适合老年人居住的环境建设等。

第三,大力建设居家照料与设施照料相结合的服务体系。一方面,通过介护保险、志愿服务支持多种上门服务。另一方面,通过普及“社区居家养老支援中心”并大力发展日间照料中心,为家庭缓解照料压力。


介护保险制度下的居家服务

2000年日本实行了介护保险制度,年满40岁的日本人就有义务加入介护保险,并开始缴纳保险费。经过要介护等级认定后,当介护等级符合介护保险制度报销范围时,个人只需要承担10~30%,超出介护保险报销额度之外的部分则需要个人承担。以机构服务、居家服务为代表,介护保险服务有很多种类。下文和睿重点介绍居家服务,主要分为上门类与非上门类两大类。

居家服务之上门类服务

居家服务也就是在自己家里生活可以利用的上门类居家服务有上门介护、上门助浴介护、上门看护、上门康复、居家疗养管理指导共计5种类型。

上门介护

机构会派工作人员上门提供身体介护或生活援助服务。身体介护包括协助洗澡、进餐介助等。包括洗澡前后帮助穿脱衣裤、不能洗澡则协助擦身;独立移动有困难的情况下,协助改变体位、步行(移动)介助;协助排泄护理等。生活援助服务包括打扫卫生、清洗衣物、准备餐食等,当然明确规定上门介护不能提供医疗行为,但是可以协助剪指甲、测量血压。

上门助浴介护

在自己家接受泡澡服务,上门助浴介护并不使用客户家的浴室,而是由工作人员携带专门的浴缸,在客厅等宽敞的空间里实施助浴介护服务。当长者自己泡澡变得困难或是在家人协助下也无法进行泡澡时,就选择上门助浴介护。上门助浴介护服务由多名工作人员组成小组,其中有护士一名,会在泡澡前后对助浴对象进行健康监测。


注:日本人酷爱泡澡,泡澡俨然已成为日本人生活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并有独特的泡澡文化。

上门看护

在自己家生活,由护士上门提供的医疗服务,包括打点滴或更换输液药瓶;进餐、泡澡、如厕等需要护士参与的介助服务;预防褥疮(压疮)、居家吸氧管理等。

上门康复

以提高生活品质为目的,由专业的理学疗法士(PT)、作业疗法士(OT)上门提供康复活动,包括恢复身体机能、防止身体机能低下等康复;提供日常生活动作等指导或意见等。

居家疗养管理指导

对要介护等级1以上为对象,由于不能往返医院或独居或家属也不能应对的情况下,由专业的医生、牙医、营养师、药剂师、牙科卫生士、护士等上门提供相关专业指导,如对于患有多种疾病的对其进行服药管理(指导其正确服务处方药、改变药物性状(片装➡粉状)、将服用的药包成一包,并标记药品名称以及服用时间、检查是否有重复用药、药物间配伍等);结合吞咽功能、食物形态等制定营养计划;对患有慢性病的长者进行用餐指导以及对低营养状态的进行营养管理相关咨询或指导;指导口腔护理方法以及提供口腔护理用品等信息等。


【要介护3】认定标准:在要支援2(基本上可以独立完成吃饭、排泄动作但偶尔需要护理,不能安稳地完成站立、步行的动作,理解力、问题解决能力有所下降)的基础上,进一步丧失了一部分能力,需要介护才能完成日常生活动作。


2 居家服务之非上门服务

除了上门类服务,居家服务里也有可以不入住机构也能使用的服务-日间照料服务、日间康复

日间照料服务(day care)

不必入住介护机构,通过往返于日间照料中心等就可以接受从身体介护到康复、机能训练等广泛的介助服务。不仅可以和很多人一起吃饭消除孤独感,通过娱乐活动增加和人沟通的机会,还可以通过机能训练、健康检查等维持或提高身体机能,目标是可以实现居家的自理生活。

日间康复

与日间照料服务不同的是主要由医生、护士、康复师等专业人士提供医疗或康复服务,目标是提高身体机能。


居家服务中也包含短期入住型机构,主要有3大类型:短期入住生活介护、短期入住疗养介护、特定机构入住者生活介护,短期入住一般是入住几天~最长30天,可以防止独居的老年人一直闷在家里,当病情有恶化、家属出差或家属负担过大等情况都可以选择居家服务中的短期入住型机构。

另外,介护保险制度居家服务还包括福祉用品租赁、住宅改造、居家介护支援事业(care manager)。福祉用品租赁是指对在自己家里生活且需要介护的人提供福祉用品的租赁服务,可租赁的有轮椅、步行器、护理床等。住宅改造是对在自己家生活且需要介护的人提供安装扶手、更换便器、适老化改造等,一栋房子的改造费用在介护保险下合计限额在20万日元以内。居家介护支援事业是指对在自己家里生活且需要介护的人提供由护理经理来制定▪管理护理计划,而居家服务则是依照制定好的护理计划实施对应的介护内容。


地域综合护理体系中的居家服务

继2000年日本从国家层面推出介护保险制度,最高可实现报销比例高达90%费用后,在2014年日本推出的《医疗介护综合确保推进法》里则明确日本全国性构建“地域综合护理体系”,旨在整顿介护▪医疗/生活支援服务,支援让长者在住惯的地域继续自己原本的生活直到最后阶段。

为了实现该体系,需要介护人员、医疗相关人员等多种职种进行合作,其中地域综合支援中心和护理经理(care manager)承担着非常重要的责任。地域综合护理体系中的地域是指从家出发30分钟以内的范围内,将介护服务主体从国家向自治体进行转移。

地域综合护理体系包括五大构成要素,其中居住▪居住方式、生活支援▪福祉服务是大前提,介护、医疗、预防等专业服务在此基础上相互协作为居家生活提供支撑。

居住▪居住方式

居住场所是最基本的生活基础要素,确保符合其希望以及经济能力的住所是地域综合护理体系的前提,并在居住环境上要充分保护长者的隐私以及尊严。

生活支援・福祉服务

对由于身体机能低下、经济原因、家庭关系变化等原因而无法持续有尊严的生活的老年人提供生活援助,也有从专业的护理员扩展到附近居民“非正式军”的支援,如日常主动上门问候、默默守护等。而对于生活困难的人,福祉部门可以对其提供相关援助。

介护・医疗・预防

结合【介护・康复】【医疗・看护】【保健・预防】等各种各样的问题,专业人士提供一体化服务,并结合护理评估,根据需求情况与生活支援相结合进行一站式服务。

本人・家人的选择及心理准备

独身高龄长者已经成为主流,本人或是家属要理解选择居家生活意味着什么,以及要做好一定的心理准备。

值得关注的是除了计划好的上门服务,当长者有紧急需求时还可以通过【定期巡访▪随时应对服务】接受上门服务,【定期巡访▪随时应对服务】指白天及夜晚同时提供定期的上门介护、上门看护服务,而紧急状况下时实施随时上门服务,不仅是介护保险的一项服务,也是地域综合护理体系的核心。

可以说,在介护保险制度和地域综合护理体系双重加持下,通过各种形式的居家服务从介护、医疗、康复等多方面解决居家生活所面对的各种问题,一定程度上可以让老年人在一段时间内实现安逸的居家养老生活,但介护保险下对于不同的介护等级都有明确的护理次数、护理时间等限制,而随着老年人护理程度越来越高,不得不增加介护保险外的上门次数,随之经济负担都会逐渐变大。登陆介护服务情报公表系统网站,笔者在线模拟按照介护等级为【要介护3】在【居家上门】下每项服务按照1周1次(即月度4次)的频次、需要夜间上门、随时应对的状况进行设定,一个月介护服务费用总额预估341340日元(仅作为参考)。

但随着老龄化的进一步加深,日本的财政压力越来越大,也因此而导致出现了新的社会问题。

2018年介护保险对报销比例进行了第二次变更,将自费比例与养老金收入挂钩,养老金收入越多报销比例越低,根据更改后的介护保险制度,养老金收入不足280万日元的自己需要承担10%,养老金收入280~340万日元之间的自己需要承担20%,养老金收入超过340万日元的自己需要承担30%。倘若超出介护保险报销范畴的介护内容都由家属承担,那么必然要面临家属牺牲工作以及个人生活全部投入到介护当中去,但由于专业知识不足与护理手法不精湛,长时间无休地与需要介护的老年人生活在一起,久而久之,不仅是家属身体负担会变大精神也会逐渐消沉甚至抑郁。

因此,近年在日本由于家属照顾家里老年人的压力过大导致精神崩溃,甚至出现想同归于尽谋求解脱而造成【介护杀人】案件也逐渐增多,笔者在database of nursing care网站进行统计,2022年1月~8月底此类事件共有27起,其中8月就有9起,面临此类社会问题,日本厚生劳动省无奈开设了各种咨询热线。

而在新冠防控上日本选择“躺平”后,居家养老中介护一线以及介护人员的疲劳更加严重,以政府为中心、全日本自治体、相关机关都在防止【介护疲劳】【介护抑郁】【介护杀人】上积极谋求应对方案。此外,由于新冠疫情的居家服务而产生介护人才不足、介护离职(为了照顾家人而选择辞职)、2025年问题(2025年每4个日本人当中就有1个75岁以上的老年人)、老老介护(65岁以上的老年人由65岁以上的老年人照料的现象)、虐待等诸多问题也不容小觑。


注:

介护服务情报公表网站

https://www.kaigokensaku.mhlw.go.jp/?action_kouhyou_simulation_index=true

【要介护3】认定标准:需要介护才能完成吃饭、排泄动作;无法独立完成洗澡、脱衣等动作;理解能力低于介护2。

database of nursing care

(https://kaigodatebase.com/category/caregiver-murder/page/3/)


上一条:案例分享 | 涵田·春之谷,让度假成为康养生活的新方式

下一条:案例分享 | 香港多层级居家安老公寓产品(下):优质长者房屋项目——隽悦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