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睿视角 Insights

行业聚焦 | 电竞游戏:老年潮流娱乐生活新方式 2022-04-18



随着近年游戏产业的不断发展,全球范围的中老年群体也在越来越频繁地“触电”各类游戏产品。根据全球指数机构GWI(Global Web Index)最新调查数据显示,2018年至2021年期间,年龄在55-64岁之间的游戏玩家的数量不断攀升,增幅达到32%。



同样,国内因受到老龄化态势加深的影响,老年游戏玩家的增幅更为明显,游戏已不再年轻人的专属爱好。据百度营销研究院在2021年7月份发布的《百度游戏用户洞察》显示,Z时代女性、小镇青年和银发族是近年来国内游戏玩家的增长主力。其中“银发族”游戏玩家增长比例最为迅猛,相比2020年,男性和女性玩家的增幅分别达到惊人的130%和80%。



此外,中国社科院也在去年发布的《后疫情时代的互联网适老化研究》中指出,国内老年网民用户中约有四分之一是游戏玩家。对于游戏他们不仅会玩而且爱玩,最常玩的是消消乐类的休闲游戏。报告还指出,子女对于父母玩游戏的行为普遍持积极态度,约有95%的子女并不反对父母玩游戏。






通过上述调查数据可以看到,老年游戏玩家群体目前已经初具规模,并且还在以较快的增长速度不断扩充。虽然其总体规模可能无法赶超主流年轻群体,但也和主流游戏群体一样,发展出了多种多样的游戏生态,例如以老年战队为代表的电竞行业、以高龄游戏主播为代表的视频直播行业等等。



事实上,国外一些国家因为游戏产业较之国内更为成熟,很早就发展出了老年电竞这样的游戏生态,如老龄化和游戏产业都处于较高水平的欧洲和日本。接下来,和睿就带大家来了解下瑞典Silver Snipers银色狙击手战队,一个来自欧洲的老年电竞战队



Silver Snipers银色狙击手战队是一支成立于2017年的CSGO战队,由五名平均年龄超70岁的高龄玩家组成,同时也是世界上第一支仅限老年人参加的电竞战队。2019年夏季举行的Dream Hack国际电竞节CS比赛中,Silver Snipers在教练Potii的悉心指导和全体队员的共同努力下,击败来自美国、芬兰等其他国家的战队,最终拿下了比赛冠军,向全世界证明了电竞并不只是年轻人的专属。



获胜只是短期目标,当然,我们的最终目标是向人们展示游戏适合所有人,如果我们可以,你也一定可以


—— 成员Abbe Drakborg

自从开始玩CS,我跟家里的年轻人多了很多共同话题,有时也会组队一起打游戏,而且我的孩子和孙子孙女们都觉得我们特别酷


—— 战队最年长成员Bertil Englund




无独有偶,作为重度老龄化的国家,日本社会也同样关注老年群体的电竞游戏需求。2021年以来,日本各地逐渐兴起将电竞游戏融入老年精神文化生活的热潮。一些地区针对60至90岁老年群体采取措施大力推广电竞游戏,其中就包括成立老年电竞战队。



据悉,日本秋田县就组建了一支名为Matagi Snipers的老年电竞战队,主攻高人气射击游戏《堡垒之夜》。这是一支有8名老人组成的战队,成员平均年龄达到69岁,并且在战队成立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队员数就已经发展到14人。队员均表示,在电竞游戏中也可以获得“如奥运精神一般的感动”。战队成立之初,社会反响热烈,日本SNK电视台等主流媒体争相报道。去年10月份,我国央视财经频道也曾报道过此事。



户外运动对我来说已经有点困难了,而我通过电竞游戏也能结交很多伙伴,并且在这里可以获得像奥运精神一样的感动,非常开心。


—— 战队成员增泽泰子

队友都在不断进步,在这种互相竞争、互相追赶的氛围,让我感受到竞技心态,感觉自己也变年轻了。


—— 战队成员篠田正史




除了电竞战队,老年游戏生态中还包含很多的高龄游戏主播。他们在享受游戏带给自己的美好体验的同时,也通过视频的方式把这种美好的价值传递给更多的人,YouTube游戏博主雪莉·库里(Shirley Curry)就是很典型的一个例子。





“早上好,孩子们”,一口和煦的播音腔是库里视频的招牌开场白。她善用智者般的解读揭开故事中容易被忽略的线索,令人放松的旁白和完美的发音总能让人轻易的进入十分享受的游戏状态。



这是一位《上古卷轴》游戏博主,今年已有85岁高龄,她对游戏的热爱始于上世纪90年代。或许是为了避免退休生活过于无聊,她的儿子给她的电脑下载并安装了一些游戏,雪莉·库里慢慢的对操控角色类游戏产生兴趣。直到《上古卷轴:天际》的出现,雪莉对游戏的热爱达到了一个全新的高度。她对这款游戏相逢恨晚,从那时起她便持续的在YouTube上分享自己的热爱,时至今日已更新了数千条视频,收获了上百万粉丝。



“如果我不打电子游戏,我只会坐在家里缝被子、看书,在嗜睡和失眠中抑郁。”


“现在的我像飞上了天际,在各个星球中遨游,被来自世界各地的孩子们环绕。这样的晚年,我很幸福。”


—— Shirley Curry



从这些生动的案例中,可以明显感受到高龄玩家对于电竞游戏持久而深沉的热爱。比如Silver Snipes战队为了拿到国际比赛冠军坚持训练了两年时间,雪莉·库里奶奶几十年如一日沉浸在《上古卷轴》的游戏世界中,他们之所以能一直保持着这份热爱一定是有更深层次的原因的。目前来看,这个原因至少应该包含两个方面,内因是来自高龄玩家自身的游戏动机,外因是这些游戏为玩家带来的实际价值。



早在2014年,一位来自迈哈密大学研究「应用游戏设计」的教授鲍勃·德舒特(Bob De Schutter)就曾深入研究高龄玩家游戏背后的动机。





这项研究指出,高龄玩家偏好冒险、角色扮演和智力挑战类游戏,因为他们更喜欢在另一个世界里寻找自我。在游戏动机模型中,他将高龄玩家系统的分为以下5种类型:



时间消遣者(Time wasters)


  他们只在没有其他更重要的事情时玩游戏,打发时间

自由战士(Freedom fighters)


  他们中的很多人已经为“老板”工作了几十年,对能够在游戏中掌控自己的命运感到兴奋

寻偿者(Compenstors)


  他们玩游戏是为了弥补自己年轻时的遗憾,或者随着年龄增长失去的东西,例如人际关系和社会存在感

价值追寻者(Value seekers)


  他们之所以玩游戏,是为了从游戏体验中获得“有价值”或教育方面的知识。对这些玩家来说,玩游戏更像是涉猎其他主题的通道,而不是孤立的体验

游戏发烧友(Ludophlles)


  天生热爱玩任类型的游戏化体验



但这些分类并不能覆盖所有高龄玩家,德舒特在他的报告中还提到了一些无法被简单地归类为某个群体的玩家。


“我经常一个人在家,每天很少见到其他人,但坦率地讲,我不是一个享受孤独的人。这也是为什么游戏对我来说如此重要,它真的就像一种治疗方法,我可以在过程中汲取到能量。”66岁的Georgette如是说。事实上,通过电子游戏来达到自我疗愈对这部分人来说也是一种行之有效的手段。



可以看到,游戏能够有效扩展老年人的社交圈,排解孤独,并获得成就感,以及可以与孙辈一起玩乐互动,促进代际交流……除此以外,游戏还可以训练脑力和反应力,预防认知症。早在2018年,中科院心理研究所就通过对照实验发现电竞游戏可以较大提高人们对速度和空间的处理能力,在执行力和注意力方面也有一定程度的助益,其中获益最大的是老年群体。





原因是相较传统棋牌类游戏,电竞游戏调动的注意力更为多元,提供的感官刺激也更加强烈。也就是说,老年群体进行电竞游戏是能够帮助提高记忆水平和认知能力的,从而可以对认知症起到一定的预防作用。



Q:

既然电竞游戏能给老年群体带来如此之多的实际价值,那么目前尚处于空白状态的国内市场应该如何进行尝试和应用?



不妨先看一下日本的做法。首先,由于日本的游戏文化发展较早,电竞早已深入人们的日常生活,为后期推广打下良好基础。其次,日本政府正计划将电竞融入高龄护理项目中,通过官方下场推广老年电竞。最后,日本企业通过赞助、提供场所等行为与老年电竞团体合作,同时建设老年电竞场馆向高龄群体推广电竞游戏,如“ISR e-Sports”电竞中心等仅面向老年群体开放的电竞网吧。





国内走在养老发展前列的上海也在前不久颁布了具体的措施建议,积极推进电竞适老化发展。随着老龄化和数字化趋势的加深,未来或许会有更多的城市推广电竞游戏适老化发展,电竞游戏将作为新兴的潮流方式丰富老年群体的精神文化生活。


或许在不远的将来, 在电竞游戏风靡老龄群体的同时,如何防止银发族沉迷于此也将是一个新的问题。

上一条:实战运营 | 如何到位地组织开展养老项目的运营活动?

下一条:和睿实践 | 康养服务如何赋能地产,助力房企穿越“黑铁时代”!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