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睿视角 Insights

行业聚焦 | 当青春遇上养老 2022-02-28

如果将60岁及以上老人划定为老年人口,那么到2050年中国将有近5亿老年人。随着老年人口数量的增加,老年人的养老、服务等各项需求也持续增加,与老龄化并肩而来的“银发经济”正在面临专业人才短板的危机。



从最刚需的养老机构从业人员来看,人力资源的压力可见一斑。根据《我国典型地区养老服务机构从业人员服务能力调研报告》显示,我国养老服务人员存在以下特征:



○学历技能水平低


在走访调研中发现初中及以下文化程度的占总访谈人数的46.1%。在22个省份中的27个城市中调研的养老机构中养老护理员实际持证率能达到60%的仅5.6%。



护理人力不足


73.9%养老机构反映存在护理人员缺少的问题,回答不缺少员工的仅占9.4%。特别是在专业人才、护理员、年轻员工及医疗护理人员等方面普遍存在人力不足。



年龄偏高


护理员平均年龄在40岁及以上的人数占到85%,其中护理员平均年龄在50岁及以上者占到48.9%。



工作强度大


参与访谈的50%左右的院长/副院长认为机构内工作人员工作强度适中,另外46.3%认为工作强度较大和很大,认为工作人员工作强度较小的仅占5%。据调研发现,部分护理服务人员每日工作时长在12个小时以上,占比42.74%。


而“青春养老人”的生存状态,显然也不容乐观。


1、流失率高

1999年,“长沙民政职业技术学院” 率先在全国开办“老年服务与管理”专业,目前已为我国康养服务业企业累计培养达到三千多名德技双馨的“青春养老人”。2019年,“天津职业大学”与“天津理工大学”联合开办全国第一个养老本科专业──“老年福祉与管理”。据不完全统计,2014年,全国开设老年服务与管理专业的高职院校有64所,2015年增长到121所,到2020年全国已有278所。也就是说, 老福专业在短短的6年时间中,净增了214所,年均增加35.7所院校。但根据教育部高校招生阳光工程指定平台上的指定数据显示,学生到岗后第一年流失率达到30%,第二年50%,第三年则在70%以上。


2、社会地位低

许多人对养老服务行业心存偏见,用“有色眼镜”看待养老服务行业的员工,他们觉得养老服务业的员工只是一个仆人,不如别人;他们认为这是一个没有技术含量的行业,进入这个行业都是迫不得已。这样的不认同并不只来自于陌生人,有时身边最熟悉的亲人朋友也会提出类似的质疑“养老服务不就是照顾老人吃喝拉撒嘛?”“没什么技术含量”、“年轻人为什么要做这个”、 “这个能有什么前途?”这样的质疑给“青春养老人”带来了沉重的心理压力,长此以往产生了自我怀疑、自我否定的情绪。



3、缺乏普及的职业标准和有效的晋升途径

政府为推动老年养护专业培训和职业技能鉴定工作的开展,2002年国家劳动与社会保障部颁发了《养老护理员职业资格国家标准》,然而我国老年护理人员专业资格证书的专业性还不够,许多内容借鉴了护士资格证考试,并不能体现养老产业的特点。


其次,不完善的职称制度也限制了毕业生的发展,他们不能凭借养老护理资格证考取事业单位编制,也就没有职称上升路径。私营企业虽然占据了养老行业的绝大多数,但行业的“风向标”依旧是编制,会影响到从业人员的收入、晋升渠道和社会认可度。



4、薪资待遇低

“从早上五点半到晚上六点半,循环往复的体力劳动换得一个月3000多元的工资”,这是一位“青春养老人”在采访中的表述,也是大部分养老行业服务人员的现状,薪资与工作强度不匹配。据北京师范大学中国公益研究院发布的《中国大学生养老服务就业意愿调查报告(2019)》显示,40.41%的人期待薪资在5001元至7000元之间,还有568人希望薪资在7000元以上。但当事实和理想之间差距太大时,许多学生只能选择离开。



为了解决养老行业人力资源的相关问题,国家也在陆续出台相关政策,以吸引更多有志青年深耕养老行业。



○健全职业保障


2020年,北京市民政局等多部门联合出台了《北京市养老服务人才培养培训实施办法》,共18条内容,其中首次将岗位补贴与护理员职业技能等级挂钩,设立养老护理岗位奖励津贴,按照初级工、中级工、高级工、技师、高级技师分别给予每人每月500元、800元、1000元、1200元、1500元的岗位奖励津贴。为了引导更多“青春养老人”加入养老服务行业,该《办法》还设立毕业生入职奖励,按照本科及以上6万元、专科(高职)5万元、中职4万元的标准,分三年发放入职奖励。据不完全统计,已有安徽、湖北、广东、浙江、四川、福建、山东、江苏等省份部分地市出台类似政策。切切实实让年轻人享受到养老行业发展的“政策红利”。





弘扬职业价值


民政部、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在2021年联合举办“全国养老护理职业技能大赛”。大赛是我国养老服务领域首次举办的竞赛规格最高、参与人数最多、技能水平最高、影响力最广的职业技能大赛,加强了养老服务人才队伍建设,推动了新时代养老服务高质量发展,成为国家层面推进养老服务人才队伍建设的标志性品牌项目。




完善职称体系


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民政部联合颁布《养老护理员国家职业技能标准(2019年版)》较2011年版《标准》,做出了重大修改:


增加了对养老护理员的技能要求


  • 顺应居家和社区养老需要,在各职业等级中新增养老护理员在居家、社区养老服务中应具备的技能要求;
  • 强化消防知识在养老安全中的重要作用,在“基础知识”中新增“消防安全”内容;
  • 关注失智老年人照护需求,将“失智照护”分层次纳入各职业等级的工作内容和技能要求;
  • 根据地方积极探索“养老顾问”服务等实践,新增“能力评估”和“质量管理”等两项职业技能。



拓宽了养老护理员职业发展空间


  • 将养老护理员的职业技能等级由四个增至五个,新增“一级/高级技师”等级,明确了康复服务、照护评估、质量管理、培训指导等职业技能;
  • 对申报条件进行了较大调整,增加了技工学校、高级技工学校、技师学院、大专及以上毕业生的申报条件,规定中职中专毕业生可直接申报四级/中级工。



缩短了职业技能等级的晋升时间


  • 申报五级/初级工的从业时间由原来的2年缩短为1年;
  • 取得五级/初级工职业资格证书(或职业技能等级证书)后,申报四级/中级的,由5年调整为4年;
  • 取得四级/中级工职业资格证书(或职业技能等级证书)后,申报三级/高级工的,由4年缩减为2年;
  • 取得三级/高级工职业资格证书(或职业技能等级证书)后,申报二级/技师的,由5年减少为4年。




随着近年来政策层面的支持、引导,以及社会意识的转变,行业内有越来越多的“青春养老人”怀揣期待,从象牙塔走进养老服务行业。


和睿运营的中铁·春台悦长者社区为例,在示范区开放的现阶段,春台悦管家团队共17人,平均年龄26岁,其中21岁占比5%,22-29岁占比64%,30-39岁占比23%,40岁以上占比5%,并且在22-29岁这个年龄范围内有将近一半是“养老服务”专业的毕业生。在这个“青春养老人”团队服务下,来访长者的满意度平均值达到了98%以上。




毋庸置疑,养老行业的发展需要新的力量进入,“青春养老人”带着他们身上的活力、时尚加入养老行业,不仅仅是能够拥有更充沛的精力在生活上给老人提供照顾,更主要的是能够让长者真切的感受到年轻的生活态度,有效避免与社会脱轨,并且将创新意识带入养老行业,让听上去暮气沉沉的养老行业充满朝气和活力。

上一条:和睿实践 | 康养服务如何赋能地产,助力房企穿越“黑铁时代”!

下一条:案例分享 | 后疫情时代,养生酒店的生存之道——揭开西班牙SHA Wellness Clinic长盛不衰的秘密

返回